忍者ブログ

あいうえお

生命中最美好的印記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生命中最美好的印記

那時的生活單調而熱鬧,青春的激情更多的時候在漫天揚起的灰塵和砂土裏,飄飄灑灑,碎落成片。只有偶爾被安排到公社念幾段革命大批判文章,才是他開心的時候。接連幾天廣播裏都會響起一個年輕而有磁性的男中音,帶著一些純粹和激進,象一汩清泉,浸潤著一顆顆敏感的心。

記憶中似乎永遠都有做不完的體力活。修渠、挖砂、炸山、碎石……為了碎一塊大石,先要打炮眼,通常是兩個人配合,一個雙手緊握鋼釺,一個扛鐵錘,扛錘人打一鋤,就發出一聲“呵嗨”,鐵錘在一串串有節律的“呵嗨”聲中,也有節律的一揚一落,一上一下。這種場面最揪心的就是怕萬一鐵錘偏離軌道,突然軋手。果真有一天,他的手被軋了,血,當即噴射一樣,不止。匆匆地,他奔向衛生室。

就這樣,遇見了她---衛生室的衛生員。昏暗的煤油燈下,正看一本書。

驚喜從如水的眸子一閃而過,臉色緋紅,正欲開口,突然看到了血,趕緊倒來熱水,清洗,消毒……愛憐地看他,疼嗎?用嘴唇對著傷口,輕輕地吹,一下,一下,竟有淚落下來,一滴,一滴,似小雨點,落在手上,薄涼如秋。那一瞬間,他的心,化了。

“你就是那個做報告的吧?聽你講話真是一種享受。”待包紮妥貼,臨他離開時,她送到門口,半咬著嘴唇,才開口說了這樣一句話,就進了屋。

接下來一個多星期,他每天都會去找她包紮傷口。兩顆靜默的心,在那段貧窮而飽含理想的時光中漸漸靠近。年輕的情事,永遠掛在歲月的枝頭,閃著純潔的光芒,如一枚奶白的月亮。

傷好後某一個出工的日子,天氣晴好。時近黃昏,他正在埋頭幹活,突然聽見有人說:“小楊,對面有人叫你。” “誰叫我呢?沒弄錯吧?”遠離父母,陌生的村子裏沒有一個親戚,他很好奇。“沒錯,就是你!人家在丹水河對面呢!”說完,還鬼異地笑了。他撒腿就跑,“該不會是她吧?一定是她!”一路跑,一路想著她如水的眸子和活潑的眼神,象倒影在水裏的藍月亮,興奮地差點被腳下的石頭拌了跟鬥。終於氣喘籲籲的跑上河堤壩,遠遠地便看見她,在對岸招手。

丹水河河面約三米寬,湖水在落日餘輝的映襯下,閃著魚鱗一樣的金光。她穿著碎花的白布上衣,紮兩個烏黑的小辮子,滿天的紅霞象一幅七彩油畫,她就站在畫裏面。突然的,仿佛山石洞開,一束陽光照進來,他沉睡多年的心弦,被一一彈響,那麼明亮,那麼溫馨,那麼燦爛。他的眼前,有花在開,不息地開,大朵大朵的開,明晃晃的刺了雙眼,就是睜不開。她和那一道道霞光,被定格成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印記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